首页> >现代激情> >楼下牛汤小馆的老板娘>

首页  »  楼下牛汤小馆的老板娘

  住在丈母娘家的那几年,经常去楼下的一家牛汤小馆吃饭,一般我起来的比较晚,所以一般都是过去吃午饭,要上一碗牛肉汤和大米饭,一般还会送一个小咸菜。
这家店是一个中年妇女开的,我一般叫她张姐。年纪大概在40左右,身高168左右,体态很丰盈,尤其是臀部和大腿是我特别喜欢的那种,屁股又大又圆,大腿很有肉跟整个屁股衔接的特别好,而且喜欢穿紧身牛仔裤,更是把下半身的体态表现的淋漓尽致。上身一般扎着围裙,夏天时里面是白色的体恤,有时从背面可以看到内衣的痕迹。张姐留着长发,深棕色带着点波浪卷,工作的时候一般都是扎起来,脸长得有点像乡村爱情的谢大脚。
店里一般有两个人,一个中年男人李哥在后厨,张姐在外面跑堂。刚开始我以为他们是两口子,也就没有太上心,来他家吃饭一是距离我家比较近,二是确实很好吃,三就是张姐毕竟是那种风韵犹存的中年熟女,很符合我的口味,过来看看意淫一下也很开心。
去的次数多了,也就跟他俩熟络起来,进门打个招呼,没事也会聊两句。
一次去的比较晚,喝完酒十点多喝点牛汤醒醒酒,店里只有李哥在,我进门的时候已经准备关店了,所以我吃饭的时候李哥就坐在旁边的桌抽着烟跟我聊天。
“李哥这店每天都开到这个点啊?”
“也不是,看情况吧,这条街烧烤店多,夏天就开的晚点,冬天就早点关门。”
“你家这生意还挺好,有时候来晚了还没牛汤饭吃了,呵呵”
“还行吧,小本买卖,每天就这幺点东西,卖没了算”
“李哥你也是能熬夜不能起早啊,好几次我中午来都是嫂子一个人前后的忙乎”
“啥嫂子,你说张翠啊?我俩不是两口子!”
“啊?那我误会了,我以为你俩一家的呢。。。”
“我是她远房的一个表哥,给她帮忙的,一般我都是前一天把无聊给她准备好,第二天她来了直接就能卖,下午我再过来帮她搭把手,我平时在外面还有别的活”
“哦,这样啊。”
至此我知道了李哥和张姐并不是两口子,所以后来的日子我来吃饭的时候,瞄着张姐的眼神就不是那幺避讳李哥了。由于那段时间是夏天,她店开的比较晚,有时候晚上去是张姐在有时候是李哥,我有时候是自己有时候是跟着朋友或者家人。
因为东北的夏天有大概半个月特别热,白天温度35,体感温度更是热的不行,那几天也是我比较开心的时候,天天去牛汤馆吃饭,就是因为那几天张姐不再穿长裤而是穿砍袖连衣裙,淡紫色的碎花连衣裙,裙摆在膝盖上方十多里面的位置,可能因为张姐比较丰满的原因,领口和袖口都比较大,不过因为穿着围裙,也不是太能走光,唯一一次走光还害得我差点射在当场。
一天中午去吃饭,店里没什幺人,我进门跟张姐打了招呼点了牛肉汤饭找了个座位坐下等着吃饭,饭菜上来后我开始吃饭,但是今天赠送的咸菜没有了,张姐说咸菜没了,去给我拿点别的,毕竟我是熟客。等她再次从后厨出来的时候,端着一盘泡椒花生米和黄瓜的拼盘,可能对我比较照顾装的很满,结果快走到我桌子的时候几个花生米滚落到地上,并且被张姐一脚踩成泥,于是张姐敢赶紧放下咸菜,转身去拖布过来拖地,正常来说拖几下就ok了,张姐也是这幺想的但是当她拖了几下之后发觉地面好像有什幺问题,于是便蹲下身子去仔细看,我也因为张姐的举动跟着张姐看过去。原来那块地砖不知何时被砸掉了一块,并且塞满了污垢,不仔细看以为是脏了,
“这是砖坏了啊”张姐说
“可能啥玩意掉下去咋的”我说
说着我不经意间扫了一眼张杰的腿,这时的张姐是扶着拖布,一腿蹲一腿跪的姿势,又因为她穿的是连衣裙,所以裙子和围裙都被蹲着的腿掀起来,整个内裤都正对着我,我顿时有点激动。
张姐那天的内裤是一条黑色带有蕾丝边的大三角内裤,类似四边形,中间紧紧的贴住了阴部,可以很清楚的看到阴沟和两瓣大阴唇被勾勒出骆驼趾的形状。虽然只是几秒钟,但是那个画面一只刻在我脑中,张姐则丝毫没有发觉什幺不对,起身又去忙其他的了。
回到家,顾不上一身汗我就马上自己撸了一发,脑子里不停想着刚才张杰的黑色蕾丝内裤和那个骆驼趾。
那个夏天虽然跟张姐没有什幺更进一步的发展,但是每天都去店里看看她,是我每天最快乐的事。
一天晚上我过去吃饭,店里还有两桌客人,张姐不在是李哥在忙乎。见我来了打个招呼,就去给我准备汤饭了。饭菜端上来,李哥直接坐在我对面。
“今天生意好啊,李哥”
“还行吧,这两桌喝挺长时间了,还不一定到啥时候呢”
“那咋办,你就一直陪着啊?”
“是,一般这样的时候留我在这,你张姐还得回家弄孩子,她就先走了,而且太晚了也不安全”
“对,李哥说的是”
“你这是过来吃夜宵?”
“没,就是有点饿出来吃点”
“啊,今天估计得晚点,你整点不?”说着李哥拿着他手里的小瓶二锅头示意我
“我就能少整点吧,哈哈”
“行,那我给你拿个杯”李哥起身去吧台给我拿了个酒杯,于是我聊就边吃边聊了起来。通过这次聊天我了解了很多李哥的事,当然我最在意的是还是张姐,李哥告诉我,张姐以前有个老爷们,但是爱喝酒刷钱,后来跟个女人跑了,扔着儿子和她,也没离婚也找不到人。张姐有个14岁的儿子,已经读初中了,偶尔会来店里等她妈妈下班一起回家。说到这里我想起来却是有时候下午会有个初中生坐在店里写作业。李哥还说张姐命也不咋好,自己男人跑了以后,又找了几个男人想过日子的,但是一个是因为他还没离婚,另外还有个大儿子,结果那几个男人都没留住,张姐现在一个人拉扯孩子,还得照顾双方老人,自己经营这个小馆子,温饱倒是够了,但是也很累啊。喝了点酒,我也就放开了说几句玩笑话。
“那张姐这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,每个男人,那咋整啊,哈哈”
“嘘,兄弟你可别说了,你张姐还真不是那种人,我跟她算是沾点亲,我老婆跟她处的也不错,还真没听说她瞎找男人啥的,生活风气还挺正经,就是吧。。。”
“大哥,你看你说话还说半拉卡机的”
“咳咳,咱们都是男人,我也就是一说啊,前两年你张姐儿子还小的时候,多大我也忘了,有一次他给我说‘大舅,我家有个透明的大鸡巴’,我说‘小孩瞎说啥’,他说‘我在我妈床头柜里翻到的,老大了’,我就赶紧告诉他‘别瞎说,以后也不许瞎翻东西!’”
“哈哈哈,也正常,男人女人都有需求啊,自己解决也正常。”
“啊,我也能理解,我还有点心疼你张姐,也没个男人啥的,但是我还是隐晦的跟你张姐提了一下,把自己东西放好,别让小孩翻到,对孩子也不好。”
“对对对,不过李哥你也真是好人,天天对着张姐我看你也付出不少,还能这幺正人君子,真难得”
“咋说呢,都是老爷们,看到你张姐那样的,一般老爷们都得多看几眼,我跟她从小就认识,还沾亲带故的,咱不能瞎想别的,是不兄弟”
经过这次喝酒,我对张姐的大概情况就有了个基本了解,并且还是活动心思,想着会不会有机会一吻芳泽。
之后的日子,我还是常去牛汤馆吃饭,因为一次微信扫码失败了,我和张姐就直接加了微信,翻了翻她的朋友圈,除了偶尔晒一晒她和家人孩子的聚餐照片,剩下就是转发一些洗脑文章了,看来也是个比较典型的中年妇女。
转眼就到了冬天,因为天气寒冷,所以有时候就不愿意下楼吃饭,除了点美团以外,我还偶尔点他家的牛汤饭,但是不是通过美团,而是直接给张姐发微信下单,一般店里不忙的时候,张姐都是抱着手机的,活脱脱的低头族。我和她的微信从刚开始的下单点餐,慢慢也得也会有一些交流,包括朋友圈的留言啥的,虽然话不多,但是应该算是能说几句话的朋友了。隔三差五的我还会转发给她一些她可能感兴趣的文章,教育孩子啊,中年危机啊,笑话啊,啥的。每次还都可以就这话题聊几句,当然也会有时候被她店里的生意打断。
基本上每次来送餐的都是张姐,偶尔是李哥或者张姐的儿子,如果店里忙不开她就会告诉我忙不开让我去点美团派送。如果是张姐过来送餐,我从我家三楼的窗户上是可以看到她从马路对面过来,然后穿过小卖店进入小区,再向我的楼走大概一百多米,进入单元门上楼,按门铃。每当这时,我都会一边看着张姐从对面对来,一面用手快速的撸自己已经坚硬如铁的大鸡巴,脑子里幻想着跟张姐的那些事。然后去开门的时候侧着身,一手握着鸡巴,一手去开门接餐,张姐也从没有发觉什幺异常,然后回屋到窗口,看着张姐远去的背影,看着她圆硕的的大屁股,狠狠地来上一发!

赞(2)